李宥鹿

饿不死的梦,睡不醒的人

《被窝里的林总格外调皮》

我,一个脸上大写着知足二字的女人。
林总……阿呸,睡了个午觉就精神焕发得抖抖擞擞调皮死了! ​​​

下雨天

你这树啊,冬日里郁郁葱葱,却在这天朗气清的暮春时节叶落满地,枝桠秃尽。许是你也有太多难以诉诸言语的哀愁,咬紧牙关隐忍一冬,终于不堪其重,只好在这细碎暖阳下,肆意挥洒。

我以为我在等春暖花开,但等啊等,不经意间,夏天就来了。